«October 2018»
123456
78910111213
14151617181920
21222324252627
28293031

公告
暂无公告...

我的分类(专题)

首页(308)


最新日志
品味地铁二号线的固定广播词
转组织关系
离开广州这一年
指鹿为马的“马”
三个俗语
“销烟”不是烧烟
精细化是一个文明的进程
漫话怀柔方言
寺庙对联中的智慧
我印象最深刻的几位大学老师

最新回复
回复:品味地铁二号线的固定广播词
回复:离开广州这一年
回复:离开广州这一年
回复:离开广州这一年
回复:离开广州这一年
回复:离开广州这一年
回复:“销烟”不是烧烟
回复:“销烟”不是烧烟
回复:“销烟”不是烧烟
回复:精细化是一个文明的进程

留言板
签写新留言


统计
blog名称:
日志总数:308
评论数量:232
留言数量:0
访问次数:619413
建立时间:

链接




我印象最深刻的几位大学老师
杨启华 发表于 2013/6/9 8:54:16

    高中毕业十年才有高考进大学的机会。1977年,参加高考,我们“老三届”都很珍惜这个机会。坐在大学的教室里,激动而自豪的心情油然而生。第一学期开三门课:古典文学、写作和现代汉语。教授先秦文学的是廖仲安先生。刚刚拨乱反正,作为正教授的廖先生却没有助教,自习课他自己当助教辅导。我们都很敬重他,上课,学生们主动为他擦黑板,刚刚经历过文革,见学生如此尊师,廖先生也是很感动。

 

廖仲安先生曾是余冠英先生的助教,当年在清华,余先生课讲到哪里,廖先生的板书就到那里,被周扬称为“红秀才”。他对先秦文学很熟悉,讲课旁征博引,滔滔不绝,边讲边板书,字体流畅,写得又快又好,我们笔记有时都跟不上。特别是基础较差的同学,有一位同学听课中突然大声说,“您慢着点!”。同学们都笑他,廖先生也感到莫名其妙,抬眼看看,扶扶眼镜继续讲。

 

    廖先生讲课不看同学,更没有和学生的交流与互动,只看天花板。他讲课不休息,听不见下课铃。一次讲诗经,从早上8点一直能够讲到12点,学生都从教室后边溜号了,他还在那里讲,我说,廖先生,下课了,吃饭了!他才扶扶眼镜,看看我,说,是吗,那就下课吧!其实教室里只有几个学生了。以后我们知道他的毛病,到下课时,我们就提醒,廖先生,休息了,喝点水。拿一个水杯给他倒满了水。

 

教我们唐宋散文的是张铁铮先生。上第一课,在黑板上写“张铁铮”三个字,说,我叫张铁铮,不是张铁生。我“见小利而忘义,干大事而惜身”,后来我查到这是《水浒传》评价白衣秀士王伦的话。他接着说,我高中读了两年,读了高一和高二,然后考上了大学,大学也读了两年,没有读一二年级,直接读了大三和大四,就到肖军主编的《文化报》,张老师是文化报五人编委之一。1948年肖军被错误批判,文化报被批判,被停刊,张老师就到中学教书了(后到北京四中任教)。

 

    张铁铮老师给我们上课,基本不讲讲义上的内容,他说,讲义你们自己看。他给我们讲江青,讲鲁迅,讲清朝的文字狱。我清楚地记得,他讲鲁迅爷爷刚直不阿,考中进士做官,不逢迎上司被革职,又考又中,后因考场舞弊案入狱,面对审问他的同年骂道:“王八蛋”。张老师讲清朝雍正文字狱,“清风不识字,何必乱翻书”的诗句,成了讽刺诋毁清统治者的罪状,考题“维民所止”成了“雍正砍头”。每讲一个故事,张老师都抹着嘴笑,掩盖着断了的半颗门牙。那时,还没有对文革彻底批判,张老师讲江青是批判江青,讲鲁迅是讲肖军是鲁迅的学生。讲文字狱是讲自己受到30多年不公正的待遇。他教散文,却给我们抄了很多优美的骈文,我们都觉得很美。

 

还有一个很特别的老师是毛志成先生,给我们开的什么课,现在我已忘记了,只记得他每天上课前都喝得晕晕乎乎的,眼睛总是红红的,脸蛋也是红红的。他说,“君子醉后出美,小人醉后出丑”。他说,他一年他发表文字150万,是北京发表文字最多的作家。现在看来他还真是著作等身。发表了2000万字。出版长短篇小说、杂文随笔、学术专著30余部,半个多世纪来,他坚持每天用毛笔写稿述著。人称“文坛常青树”。“下笔应羞强击缶,为文必赋正气歌”,他的正气、大气、才气永远激励我们。

 

给我们开两汉文学的是李燕杰老师。他是北京师院的调干生,就是参加工作后才由组织推荐进的大学,毕业后留校做团委书记,后又上课。教我们时特别热情,和学生关系很好。我们考研究生时,找过他,请他出主意。他上课有时读错音。记得把“奸佞”读成“奸妄”。下课了,同学们商量怎么给他纠正,直接告诉他,肯定不好,我们在黑板上把“奸佞”注上汉语拼音,字大大的。也不知他看到没有。我们毕业后,还和他有联系,他给青年作报告出名,我们请他为学校的孩子作报告,他都尽量满足。后来,当上了德育教授,有了自己的助手,再请他时,就让助手接待我们,我们也就不请他了。2009年春天,我参加国学研究院的国学研讨会,80多岁的李燕杰老师给我们作报告。他写一幅字给我。

 

给我们开现代文学鲁迅的那位先生姓吕,是研究鲁迅的专家。系党总支书记崔锡臣说,吕老师发表的研究鲁迅的文章,受到胡耀邦的肯定。他考试很严格,有一个同学套他出的题,说,没学鲁迅之前,我觉得鲁迅很伟大,听您讲鲁迅之后,我觉得鲁迅不怎么样。吕老师大怒,骂道,你混蛋!他对文革造反的学生很有看法,说他们是一群喝狼奶长大的。

 

教我们政治学科的谢先生讲课一个声调,又照本宣科,我们都不爱听他的课。可他教我们哲学、政治经济学、科学社会主义,一连上了几个学期的课。快结束时,正好赶上审判四人帮。一个同学说,不用给四人帮判刑,就让他们听谢老师讲课!大家哈哈大笑。

 


阅读全文(1265) | 回复(1) | 引用(18)

回复:我印象最深刻的几位大学老师
gongweiping发表评论于2013/6/19 18:44:11

有这样的老师,可以感动一生
个人主页 | 引用 | 返回

9 1 :

发表评论:
昵称:
密码:
主页:
标题:
站点首页 | 广州学校 | 博客注册 | 博客登陆

版权所有:北大附中广州学校 Copyright © 2002-2010
页面执行时间: 0.094 秒,页面累计刷新 32652361 次.